第007版:书香荆州

最是书香能致远

    名家有约

    □陈白云

    每日晨习书画,夜读诗书,希望染得一些书卷气,变得“气自华”。可惜,至今还是有些俗气而褊浅。

    一位文友说,书卷气来自“不畏难”的阅读积累、沉淀和升华,有气则行有度、思有韵、礼有仪,足以抵抗生活的苟且、慰藉内心的风波不平。

    学海无涯读作舟,读书苦亦甜。想想“韦编三绝”的孔子、“负薪挂角”的朱买臣、“映雪囊萤”的车胤,无不是在艰苦的环境中如饥似渴地读书,甚至到了痴迷的程度。

    “光前裕后无他术,正路两条读与耕”“凡子弟无论智愚贤否,均当以读书为上”“克忠克孝,惟读惟耕”,我国的八大姓氏,均把读书写入祖训中。与古人比,虽然今人读书环境优越,却似乎少了“发奋识遍天下字,立志读尽人间书”的强烈愿望和决心毅力,缺了那种深研慢读的沉静与定力。

    读书是交友方式之一。古人常以交友与读书互相譬喻。张潮在《幽梦影》说:“对渊博友,如读异书;对风雅友,如读名人诗文;对谨饬友,如读圣贤经传;对滑稽友,如阅传奇小说。”陈继儒的《读书十六观》说:“吾读未见书,如得良友;见已读书,如逢故人。”可见,坐拥书屋,与名人大师共处一室,可随时来一场心灵的交流和探讨。

    读书是精神力量之源。我们读《梁家河》,就是一次理想信念的加油与补钙,对习近平同志的敬仰之情油然而生;读冰心,她的文字温暖如朝阳;读小王子的童话故事,认识爱的责任和意义,领悟善良的真谛与感动;读激励千万青年的不朽经典《平凡的世界》,把“苦难”转化为一种前行的精神动力和“灯塔效应”。

    因为自尊心、虚荣心作祟,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博览群书、才贯二酉,读书图“面子”、存功利心是不可取的。《论语》有言:“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告诫人们,读书为学不能只是给别人看,要真正为自己好。总是背着“为人”的思想包袱,肯定不能轻松愉悦、行稳致远,也无法“点亮生活”。

    不由想起一个故事。

    孙子问爷爷,每年读这么多书,大多都忘了,为什么还要读书呢?爷爷没有直接回答孙子,要他从河边打一篮水上来。

    孙子觉得爷爷糊涂了,篮子怎么可能打得到水呢?但在爷爷的要求下,他还是去河边打了水。

    孙子不论跑得多快,每次水都会漏光。最后,孙子放弃了。他失望地告诉爷爷,篮子根本就打不到水。爷爷笑着说,你为什么不看看自己打水的篮子呢?

    孙子这才发现,自己手中原本漆黑的用来装煤的篮子,已经被淘洗得白白净净,露出清亮的本色。

    其实,读书也似“打水”。读了忘,忘了读,循环往复。我们在一次次看似毫无意义的经历中,被不同的价值观念、审美情趣、思维方式、道德文化反复涤荡,洗出真正自我的灵魂。重要的不是结果,反而是那不断淬炼的过程。

    很多时候,我们读书“不求甚解”,但脑海里却留下淡淡的痕迹。再回头来读,又有了新的感受和启悟。《孟子》有青春浩然之气,少年时代读有同怀之感,现在读来则有对少年的羡叹。《论语》最初读来平易近人、朴素平和,时时传递出朴素温暖的生活态度,其后读之则没有非得正襟危坐的压力与拘谨……历久弥新的古典名著传承至今,字字温良,韵味不散,在新时代散发出越加迷人的魅力和光彩……

    东晋时期的陶渊明在《五柳先生传》里说五柳先生“好读书,不求甚解”,是在谈读书态度或读书方法,其主旨是为了突出“不慕荣利、忘怀得失”的与众不同,为了追求“会意”时产生的那种“欣然”,进而达到“每有会意,便欣然忘食”的境界。

    在浩瀚的书界里,我们常常在别人的故事里寻找着自己的理想和远方,经历着酸甜苦辣咸,希望变得更加从容、自信和坚定,不再有忧郁、后悔和怨恨。

    在书海中遨游,我们的思想和别人的思想相互碰撞、交织,不断绽出花来、结下果来,成为高挂枝头的“明灯”“旗帜”,汇聚成我们不忘初心、砥砺未来的磅礴动力。

    “腹有诗书气自华,最是书香明世人。”翻开的书籍是宽大雄健的翅膀,载着我们穿越世界、感悟人生,帮助我们深入体验中国气象、中国气质和中国气派,并从中汲取智慧和营养,以精察之心、责任担当将中华民族伟大而灿烂的文化一点一滴地传承发扬下去。

    此时,我用羊毫铁笔在宣纸上郑重写下——街头喧哗,火树银花之处不必找我,如欲相见,我在书海泛舟,返璞归真。

3 上一篇  下一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