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版:文学副刊

彼岸花

    □朱雨晴

    孟婆熬汤,八味为引: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盅病中泪,七尺别离泪,最后一味乃孟婆的伤心泪。

    一碗孟婆汤,永别前世情,可是孟婆本人却生生记得许多事情,谋权的尚书被逼自尽,地主的女儿与秀才双双殉情,抱着婴儿的女人满眼不甘,还有自己那份可笑无比的情谊。任职以来,许多亡魂喝下她碗中的孟婆汤,忘去前程转世投胎,有些罪大恶极或自寻短见者成为她奈何桥下的石头。孟婆整日一要熬汤,二要渡人,闲暇坐在奈何桥边,望着忘川河边的花。听闻彼岸的白色花朵名曼陀罗华,忘川边上的红色花朵名曼珠沙华。曼陀罗华放得下执念,是恶魔的温柔,所生纯白无比;曼珠沙华心怀恨意,吸收地狱忘川的怨念,所生猩红无比。所以曼珠沙华被惩罚,花开不见叶,叶留不见花,生生相错。孟婆喜爱那花,那花和自己经历的情一般,只是不知这花从何处起,从何时生。

    孟婆不知,摆渡的老人知晓,他渡了许多人,却渡不过自己,伴着忘川来来往往的上千年。忘川边本只有一株花,由一位名彼的女子和一位名岸的男子幻化,彼和岸因一条河水分隔两国,两国立场不一,他们原本不能相守,却因一次,岸乘小舟游玩之时,彼吹着青柳笛,在淡淡的雾气里出现在岸的视线里。两人如遇知音,从此心心相映。但这份姻缘是不被众人和上天成全的,她们被分别抓了起来,以最恶毒的巫术处死,他们的灵魂渡不过忘川河,变在这河边一同化作一朵花,可谁想有花不见叶,叶生不见花,在这忘川边孤独的开着,留名。

    一天,摆渡人心慈,摘下彼岸花放入怀中,想将它带过忘川去轮回,途中,忘川河水里的怨灵突然发怒,掀起好几番大浪,摆渡人即使被河水打的身上全湿,河水灼肤,也仍坚持渡了岸。到了彼岸,摆渡人拿出花,却见火红的花似乎被忘川河水洗去了颜色,变得纯白,摆渡人欣慰,如此应也算渡了他们。突然他听到忘川河里想起巨大的哀嚎声,河中一片猩红,令过渡者闻之见之神伤不已,都不甘喝下孟婆汤转世,灵界大乱。地藏菩萨灵通非常,他立马赶来,得知白色彼岸花以生,便来到河边,拿出一枚种子丢进河内,不一会,河中猩红聚集,一朵红艳更胜之前的花朵从中冒出。地藏菩萨将其放入手中,惋惜的看着它说道:“你脱身而去,得大自在,为何要将这无边的恨意留在本已苦海无边的忘川地狱呢?你便做个接引使者,让亡灵记住你这一个色彩,指引他们走向轮回罢。”地藏将红花交予摆渡人,没给任何惩罚,只是让他把花种在忘川两边,红色名曼珠沙华,白色名曼陀罗华。或许让摆渡人记得一切,对他来说也是最大的惩罚了。

    后来,忘川边的红花生出花妖曼珠和叶妖沙华,他们守护着花几千年,却因前世的罪孽不得相见。终一日,他们无法忍受深深的思念,违背天的旨意偷偷见了一面。那一年的彼岸花,红艳艳配着绿叶,格外的妖艳美丽,这一举惹火了神,神降罪于曼珠沙华,剥去他们的灵气,将他们发配至凡间,曼珠与沙华在凡间仍然相爱,可神要给的是惩罚,新婚没几日,沙华外出时遭遇意外,成了亡魂,他来到忘川边,看到了血红的花朵,悲伤不已,他到天道不公,跌跌撞撞来到忘川边,望着那碗孟婆汤,问为何人要忘情,孟婆笑而不语,只劝他赶快喝下汤去轮回。沙华一口喝下道:“人都要忘记,我偏不忘,轮回后我还要去找我的妻子!”

    或是神的安排,沙华的转世又来到的他们一起生活的巷子里,曼珠在沙华死后,几度想要轻生都被拦了下来,到如今虽活了下来,却仍是孤身一人。那一年沙华的转世正值二十,风华正茂,一天出商时正巧路过了曼珠的门前,觉得心里怪怪的,便停下瞧了一会,这一瞧正好遇见了迎面出门的曼珠,沙华转世后虽容貌完全不一,曼珠再看到时却是湿透了双眼,她颤巍巍的伸出手,向他靠近,说了一句:“你回来了。”却因为思虑与喜悦交杂,情绪过激昏到在地,沙华转世本就觉得奇怪,见一老妇人突然混到在地,慌忙逃走。此后曼珠卧病不起,再没见到她所思之人,不久滴下血泪,一命呜呼。

    曼珠魂不守舍,来到奈何桥前,接过孟婆汤迟迟下不了嘴,问到:“人一定要忘情吗?”这孟婆知晓曼珠与沙华之间的渊源,说道:“约莫二十年前,有个小伙问了同样的问题,走之前还说一定不会忘记妻子,要去寻她。”曼珠丢下孟婆汤,一把抓住孟婆说:“是他,一定是他!但是他回来了,为什么认我?”孟婆拂去曼珠脸上的泪痕,说:“若你想知道答案,就跟着我待三十年,代价是你可能无法再度转世,可愿意。”曼珠心里有希望,答应了孟婆,跟着孟婆引渡,学熬制孟婆汤,但曼珠熬制的孟婆汤,总是少了一味,熬出的汤要么奇臭要么极苦,她不知孟婆也不说。

    三十年过去了,那天曼珠特意要孟婆把自己变成年轻的模样,她认为那时是因为容颜老去,沙华才不记得他的。曼珠在奈何桥等待着,沙华的转世也没活多久,得了大病五十出头就去世了,曼珠很心疼,却又很激动,终于要见到心爱之人。不一会,他便来了,拖着沉重的步子来到她的面前,拿起孟婆汤就准备喝,曼珠急了,问他:“你忘记你说过的话了吗?”结果他只是呆呆的望着曼珠,喝下孟婆汤头也不回的走了。曼珠木楞,孟婆说:“所谓情,在我这不过是一碗水而已,今生来世,你记得他忘了,有什么意义呢?你也喝一份去投胎吧。”曼珠没有去投胎,她怕去了就在也见不到了,在这她还能看见他的转世。曼珠的孟婆汤熬成了,之前她一直满怀期望,如今知道只是自己的念想,熬汤时伤心不已掉了两行泪,孟婆汤最后一味,是自己的伤心泪。

    在灵界当差之人,皆是放不下往事的,或是被惩罚之人。任职千年的孟婆,看着曼珠对情的执念,心中暗藏已久的情也爆发,但她不愿再继续千百年的站在奈何桥,于是找阎王辞别允许后纵深一跃跳进了忘川河,阎王是让她轮回的,可她还是选择以这种方式解脱。

    曼珠接任孟婆的位置,她期望沙华的转世能活久一点,又期盼着见到他,所以,她时常望着河边的那娇艳的花朵发呆,她觉得自己好似那花朵,相知却不相认。她成了如今时常呆望着的孟婆。

    今天,又是沙华的转世轮回的日子,可今天却没见着他,只知阴曹地府新换了位阎王,阎王来巡视时,曼珠瞧见了,是他,那一眼对视,曼珠知道沙华想起来了。不知这是不是上天故意给的惩罚,曼珠只觉得有些可笑,孟婆与阎王,似乎怎样都不能在一起了。过了几日她便跑到阴曹地府,申请辞别不做孟婆,并推了一个孟婆人选,她想着她看了沙华那么久了,也让沙华也体会一下这样的等待。沙华走了出来,说:“走吧,先去奈何桥。”一路上,他们都没有说话,却步调一致,慢慢的走着,曼珠想着这可能是最后一次与他同行了。到了奈何桥,沙华说:“喝了孟婆汤,你就去轮回罢。”曼珠宛如沙华当年一般,拿起了孟婆汤一饮而尽。

    喝了孟婆汤的曼珠,呆呆的望着眼前的这个人,一身红黑的披风好生威严,这人对她说:“从今以后,你就是孟婆的学徒。”沙华知晓曼珠的心思,怎样都是不能相认,他如今还记得各世轮回的苦楚,他知晓是神的惩罚,他害怕曼珠也会经历同样的苦楚,不如没感情,开心的留在这,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年年复此生,这便是最好的结局。

    彼岸花衍生曼珠沙华,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永不相见。情不为因果,缘注定生死。

    (作者现就读于长沙某大学)

下一篇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