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1版:文学副刊

奔跑吧,兄弟!
——祝贺刘赋新书出版

    那天正在收看武汉世界军运会抢金夺银的盛况,刘赋从云南打来电话,说又出了两本书,约我写几句话,并说不必看书,随便写几句就行。好啊!刘赋又出书,如同获得金牌一样,我们是观众席上的亲友团,应该呱唧呱唧鼓掌,还要让我讲几句,相当于请我上台当颁奖嘉宾呢,那我就乘机讲几句?讲四句家乡话吧!

    拼死命跑。习近平总书记说,我们都在努力奔跑,我们都是追梦人。刘赋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就是践行总书记指示、奋力追梦的“奔跑者”。我们都是湖北省监利县白螺人,家住万里长江边,头顶洞庭天下水,脚踩洪湖天下浪,是“喝江水、吃湖鱼”长大的。“洪湖岸边是家乡”那首歌听起来很美,可当年湖区农民的日子是很苦的,一年干上头,肚子吃不饱,年终还超支,甚至没有一条好路走,“睛天一把刀,雨天一团糟”。农家子弟要想改变命运,只有发奋读书一条路。刘赋和很多湖区子弟一样,都是从发奋读书这条泥泞路上艰难走出来的。这让我想起一个“奔跑故事”,有个山里孩子从小读书就在“鬼来了”的惊吓中跑着上学放学,被体育老师发现有奔跑天赋并培养出来,第一次参加国家长跑比赛,哨声响了,别的运动员都开跑了,他还愣在那儿,老师赶紧上前大喊一声“鬼来了”,他就拼命跑,比兔子还快,一下子跑到前面,跑成了全国冠军。刘赋带着一身泥水拼命往前跑,先是被选拔到监利县文化系统工作,后来又考到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上大学,毕业后分到荆州电视台当记者,再后来提升到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工作;然后回到武汉大学读博士,毕业后在中建三局工作,接着提拔到中国建筑总公司工作,从普通办事员做到特大型工程的项目书记,再做到巡视专员,再做到现在更加重要的领导岗位。前期的奔跑,可能就是想摆脱祖祖辈辈贫穷落后的困境,被“鬼来了”逼着往前跑,跑出洪湖、跑到县城、跑向荆州、一口气跑进北京。中期的奔跑就提档升级了,就有了更加明晰的追求,也就是远大理想牵引着,用他常说的话“少年心事当拿云,王侯将相宁有种!”这就有了回到武汉大学读博士,后来又继续攻读博士后的传奇,——充电加油是为了跑得更快更远更持久。而经过了宣传干事、党支部书记、巡视专员这几个重要岗位,强化了思想淬炼、政治历练、实践锻炼,坚定了对党忠诚、为民担当、干净干事的理想信念。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党和人民要求着期待着刘赋,湖区的父老乡亲眼巴巴地看着望着盼着等着刘赋,奋斗从未有穷期,奔跑永远在路上。

    铆足劲搞。习近平总书记说,天上不会掉馅饼,努力奋斗才能梦想成真。刘赋让我敬佩的,就是一个“撸起袖子加油干”的“搞家子”。实干兴邦,实干兴家,实干是刘赋的优良家风传承。他的父母都是勤劳务实的农民,从小教育刘赋最多的就是:“勤快吃饱饭”“锄头底下出黄金”“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秧是一蔸蔸栽出来的,谷是一把把割出来的”。刘赋把这些话记在心窝里,踏踏实实做任何一项工作。在县文化单位,勤学苦练,很快成为业务骨干。在荆州电视台,因为节目做得又快又多又好,很快就像锥子从麻袋里钻了出来,被中央电视台选中。我看过2002年8月中下旬央视一套重点新闻栏目播放他在和田玉的源头昆仑雪山高原采制的纪录片,冒着生命风险,做了二十几天的深入采访,那份对事业的执着已超出勤奋吃苦的境界。这些年来,他干过十几个岗位,担子越挑越重,工作越来越忙,但从来没有停下手中那只笔,一两年便出一本书,比当记者和作家的朋友易飞出的书还要多。如同他父亲一蔸蔸地插秧割谷、母亲一针针地纳鞋绣花一样,那些堆起来人把高的著作,是他一夜夜扑在灯光下、一字字敲写出来的。很多朋友纳了闷:“刘赋跟我们一起吃饭喝酒唱歌,难道回去还写稿子不成?”是的,“醉能同其乐,醒能述其文者,刘赋也。”不仅实干,还会巧干、创新干。比如他搞办公室工作,特别会借助和利用老乡朋友等各种资源,宣传单位工作干出成绩,争取上级领导重视,大家都夸他“搞得活”。有一次,他邀我一起参加调研,写成农村问题调查报告,获得中央领导重要批示。他后来提拔当了几个部门和公司的领导,总会推出一些改革创新举措,总能迅速打开局面争创优秀,搞事大刀阔斧,做人却谦逊低调,所以他的成长进步也比较快,谁不喜欢乖伢儿?组织当然欣赏像这样肯做事、会做事、干净做事的青年才俊。

    扎架子玩。说到刘赋不能不说他的才华横溢。乡亲们都知道,刘赋写过长篇小说、喜欢吹拉弹唱。他最早是专业文艺工作者,后来搞新闻,现在从政,文艺是他的“初恋”,文学一直是他的“老相好”。他勤于写小说、经常写文学艺术评论,喜欢搞文艺创作却从来“不误正业”,并且成了从政的“贤内助”,这是难能可贵的。我于文艺包括文学都是外行,不像搞公安工作的刘敏兄弟还会写诗,经常有爱情诗发表在湖北日报上;更不像易飞兄弟是中国作协会员,有三部新闻长篇小说立世。但这不影响我对文学的热爱,其实专搞文学的就靠我们这些热爱文学的过日子,离开了我们的爱,他们到哪里去滋润?也不妨碍我对文学作品发言,虽然有话说“外行看热闹”,但话还说“旁观者清”呢,群众最有发言权,读者最有表决权。我想说的“外行话”是,搞文学要解决“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的问题,根要向群众扎,花要向群众开。习近平总书记说:“文艺创作方法有一百条、一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最牢靠的办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刘赋可能暂时还算不上文学艺术家,但他走在扎根人民、服务群众的文艺道路上。我在1999年夏天第一遍读到他的《戏台人生》,便惊呆了!听说他书中的主人翁就是他老爸,他把老爸一些“丑故事”“囧故事”都写进去了,气得老爸操起扁担打儿子,把儿子赶得满湖跑。更让我惊叹的是,他是在长篇小说里把我们监南方言土语运用得最多最活的第一人,什么“光人里姆妈光灰”“老子一耳巴子呼死你这个狗日的”“扯机巴刮屁股”这些话都像是搞批发似地放上去了,还出版了,从此增添了我“用乡亲们的话写乡亲们的事”的信心和勇气。我也读过几十上百本小说,从来没有这样有亲切感。我想,屈原的《离骚》,句句都用“兮”,是不是就是用的当时楚地方言?毛主席的《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写到湖南农民委员多,多到屙尿都屙到委员身上去,不就是用的当地老百姓的话?文学和文章都要扎根人民,来自群众。而我们身边的文学作品包括文章,有多少荆楚味、武汉腔、黄陂调,更不说监利话了?所以我觉得莫言应该得诺奖,贾平凹可以得诺奖,希望刘醒龙、池莉得诺奖,也希望易飞刘赋刘敏都成为中国大作家,让天下人都来“喝长江水、品黄鹤楼酒、吃监利团子”。刘赋还有一事做得好,就是乐于用文艺为乡亲们服务。大概是2002年阳春三月,我陪刘赋回湖区老家,没想到刘赋家早就装了个高音喇叭,门前摆好了架子鼓,他和他的父亲、亲叔子联手上阵,为乡亲们表演荆州花鼓戏,乡亲们像过年一样热闹,全都围拢来竖起耳朵听,巴掌都拍破。听说像这样“扎起架子”“嗨起来玩”的场景经常在刘赋家门前上演。比这更经常的是,刘赋喜欢在朋友们的饭桌上敲着筷子来一段,让大家伙过把小瘾。文艺是为人民群众服务的,我们不能一年上头苦等着中央电视台组织明星大腕下乡演出,能指望的是更多的刘赋们免费而经常地“飞入寻常百姓家”,活跃在人民群众身边。

    共裤子穿。说到刘赋不能不说他重情重义。无情未必真豪杰,感人心者,莫先乎情,感天地者,莫过于义。习近平总书记说:“当今社会快速变化,人们为工作废寝忘食,为生计奔走四方,但不能忘了人间真情,不要在遥远的距离中割断了真情,不要在日常的忙碌中遗忘了真情,不要在日夜的拼搏中忽略了真情”。习近平总书记视友情如山重,他在1998年发表过一篇《忆大山》的文章,几次写到自己流泪。刘赋就像总书记说的那样,是一个有真情重友情的人。他的重情重义由家人而朋友、由父老乡亲而广大群众。为了支持他的父亲当好村干部,他经常把自己工资奖金贴进去,给父亲补贴村里开支,贴了七八上十万块钱。他老爸自豪地说:“我当村长,我儿子管财经”。他母亲因患高血压中年早逝,刘赋深感自责没有把母亲照顾好,没有让母亲享福,好长时间过不了这个坎,每每说到此,泪流满面。为了支持哥哥读书,他的兄弟辍学回乡放鸭子。后来,在他的引导和辅导下,终于考上武汉大学,也成为建设系统的机关干部,常有大作在报刊发表。刘赋待朋友真心诚意。我曾找他帮忙,他带着我跑很远的路,打的花了一百多块钱,我正准备掏钱,他赶紧抢着把账结了。他在朋友交往中“抢着结账”是有名的,这一点跟刘敏兄弟一个样,我是自愧不如的,不是他有钱,是习惯,他在武汉大学做穷学生那会就是这样。他乐于跟乡亲们帮忙,大凡有乡亲来武汉办事,都喜欢找他,他从来不打半句“恩吱”,“想良方”都要办好,越是贫困群众,越发热情周到。老乡们把待朋友真诚叫做“共裤子穿”,他把乡亲们、朋友们都当作“共裤子穿”的铁哥们。

    心有梦想行更远大,脚有力量行更稳健,腹有诗书行更潇洒,手有玫瑰行更温馨。“不是所有的牛奶都叫特仑苏”,“不是所有的茶叶都能泡成小罐茶”,难得刘赋就是这样一个有理想、有担当、有才华、有情义的兄弟。当然他也有缺点,人无完人嘛。他就像武汉军运会“海军五项”奔跑的健儿一样,他是靠一路狂奔才跑到这“四有”位置的。不能停,继续跑,未来有阳光也有风雨,前路有平坦也有坎坷,踏平坎坷成大道,斗罢艰险又出发!我写这些话,为刘赋喝彩,为所有“跑汉马”的朋友们加油!奔跑吧,我的亲爱的兄弟姐妹们!

    【本文系为刘赋同志中短篇小说集《父亲的土地》所作《序言》】

    (作者系中共湖北省委政策研究室(省委改革办、省委财经办)二级调研员,华中农业大学兼职教授,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校外导师)

    □余爱民

3 上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