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6版:荆彩

京城苦,舅勿来

    熊湘鄂,1977年出生,自由撰稿人,现居荆州。

    道光十九年,曾国藩准备入京做官,他的五舅一直把他送到长沙,临别握着曾国藩的手说:“外甥做外官,则阿舅来作烧火夫也。”意思是想沾点光,跟曾国藩到北京享两天福。曾国藩面有难色,说:“京城苦,舅勿来。”五舅说:“好吧,但是我早晚得找到你当官的地方呆两天。”说话间已然泣下。曾也不觉“为恻然者久之”。

    拒绝母舅,不是曾国藩不讲亲情,而是小京官太穷。据考,其年俸约120两白银,放在现在大约就是个二三万块钱,养家糊口都成问题。清人笔记中,有翰林曾作诗描述自己经济窘迫:“先裁车马后裁人,裁到师门二两银。惟有两餐裁不得,一回典当一伤神。”“师门二两银”是指学生按贯例给老师过节时的二两白银,生火做饭都成困难,又不刹“人情风”,只能厚着脸皮不去给省了。

    不过,在这种扭曲的财政保障体制下,穷翰林们也没见一个下海离职,除少部有气节的官员靠气节支撑外,大部分官员还是为欲望所惑,奢求有朝一日出阁入相,或者外放到地方,来个“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

下一篇 4